分享

       
瀏覽人次:538

2020-06-08

近日主管房市及居住政策的內政部花敬群次長在臉書表明不贊同在當前的環境下「打房」。他說,穩定市場、強化民間與政府專業服務能力,才是現階段最重要的工作。「倡議打房的人,從來都不敢說明打房過後會有怎樣的連帶衝擊,要如何重新安定社會經濟。這是非常不負責任不正義的行徑。」並且在臉書明白表示,有些人視為天大正義的囤房稅,是無效且無理的錯誤建議。他說,證據在以前已經提出很多次,如果還有所謂專業人士繼續倡議,那就是百分百的理盲與無理取鬧。


都是「不打房」惹的禍?        問題出在「態度與價值觀」


花敬群次長這則臉書的確讓筆者嚇了三大跳,第一,很少有政務官敢這麼露骨堅決表明「不打房」的態度,這的確要有相當大的勇氣。第二,他認為倡議打房的人不計後果是「很不負責任且不正義」的行徑,用詞相當尖銳,不怕得罪年輕族群與主張打房的專家學者,其中,包括他的恩師張金鶚教授。第三,他直批提出囤房稅主張是「無效且無理」的錯誤建議,倡議囤房稅的專業人士根本是「百分百的理盲與無理取鬧」,這下直接得罪奮力提案的時代力量立委與一堆專業人士,當然更得罪一向主張政府打房打爽的執政黨鐵票區塊~「年輕族群」,花次長為了自己的主張,竟然與恩師張金鶚的主張對幹,可謂勇氣十足,但在用詞上的尖銳,不畏懼強大民意的反彈,實在令人為他捏一把冷汗。


果不其然,花敬群次長的臉書立即被一千多通留言灌爆,這也凸顯一般基層對高房價的不滿情緒,對於代表官方的花次長「不打房的態度與價值」剛好找到宣洩不滿的出口。其實,筆者一向對政府的住宅政策諸多批判,年輕人買不起房不打緊,都會區更租不起房,政府的住宅政策方向很正確,但規劃卻偏差,以致執行上困難重重。花次長的不打房與反對課徵囤房稅之說,筆者頗能意會與認同,但政務官公開談不打房且用詞尖銳,必然會遭到民意圍剿,這也凸顯政府的住宅政策上「打房」與「不打房」的兩難,筆者針對政策「打房」與「不打房」提出三大觀點就教:


(一)政策應該沒有「打房」與「不打房」問題,只有「調控」問題:


「打房」與「不打房」問題錯在「打房」這個字眼,若把字眼改為「房市調控」,則問題的爭議就會緩和許多。「打房」這字眼,對業者而言,聽起來很刺耳,房價不是用打的就能下來,短時間的狠打,就會造成經濟的衝擊,甚至傷及短期剛性自住的購屋者,若短時期跌幅過深,就會造成金融體系的承擔壓力過大,甚至產生金融危機。


然而「不打房」這字眼,對無殼蝸牛與年輕人而言,高房價買不起以及高租金租不起的痛,可以說是在傷口上撒鹽,如今,在高房價時期,聽到政府官員暢談不打房的態度,就容易引起弱勢族群的大反彈。建議以後政府官員談到房市就避免用「打房」與「不打房」字眼,改用「調控」的中性字眼,以免兩頭不討好,並引起不必要的反彈。


(二)調控政策必須「時點精準」並重視市場機制,以免引發後遺症:


房市調控必須觀察時空背景因素,二○○○年陳水扁政府剛上任,政黨輪替帶來的政經不穩定,台灣首次經濟成長率為負數,且面臨金融體系逾放比過高的崩盤危機,政府不但不打房而且適時推出「增值稅減半」政策,在房市低檔時,救房市其實也是救金融體系,一舉兩得,是經典的「調控政策」,所以當初的不打房是名正言順的政策,同時獲得廣大民意支持。


(三)調控政策必須兼顧「短線有效」與「長線有益」:


調控政策必須兼顧短線與長線效益,最有效的調控政策不在短線干預,因為房價一旦偏離市場正常軌道,短線調控效果就會傷及無辜與長線市場機制,這也應該是花次長要表明的一部分理由,所以長期對於加速交通建設、廣建只租不售社會住宅、房產稅制全面性改革(不是短線的囤房稅片面性改革)、推動都更提高供給……等等政策,都是長線調控房市的最佳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