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PhotoNote

分享

       
瀏覽人次:1159

2021-01-14

自從二○二○年十一月九日拜登拿下二百七十張選舉人票數後,台股突破一萬三千點整數關卡,全球股市進入Biden trade投資邏輯,綠能概念的風電、太陽能族群在選前先漲為敬,選後環保概念的新能源車概念接力上漲,中間穿插COVID-19紓困案增加、美國債務增加、聯準會強力寬鬆貨幣立場背景下的大通膨概念,航運、鋼鐵、造紙等族群的大漲,如今距離拜登就任的一月二十日不到幾天,拜登概念股大概剩下金融與塑化族群還有補漲空間,從這個角度來看,台股的創新高之旅在農曆春節前還有搞頭,距離筆者先前預期的一萬七千點,剩不到一千五百點,多頭仍有可為。

拜登藍色浪潮 先加碼紓困案

拜登拿下完全執政,藍色浪潮的第一個利多便是加碼紓困案,正好美國十二月大非農新增就業人數出現減少十四萬人,是疫情自去年四月爆發後首次大非農單月就業人數下降的情況。

自去年三至四月就業市場減少超過二千二百萬個工作機會後,經過八個月的累積恢復約一千二百萬個工作機會,如此嚴峻的就業市場,讓金融市場早早進入到「糟糕的就業數據促進財政刺激」的反市場操作邏輯,於是一月八日大非農數據公布後,道瓊指數與那斯達克指數不跌反漲,透露全球市場期待拜登兌現更大規模紓困案的承諾,高盛預期民主黨將在已經頒布的九千億美元財政刺激資金基礎上再增加六千億美元。

加稅隱憂 衝擊美大型科技股

相反的,遭到藍色浪潮最強烈衝擊的可能是去年表現強勢的FAANG大型科技股,自二○二○年十一月九日以來,以FAANG為首的科技股表現均不及大盤,主要是拜登曾提議要求對這些企業徵收帳面收入15%以上的稅,目前美國大型科技企業稅率遠低於15%,加稅成為美股潛在的隱憂。

不過也有部分聲音認為,拜登欲提高企業稅從21%到28%的提議,最終會因政治現實而落空或打折扣,因為包括西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Joe Manchin等在內的多位中立派民主黨人可能會出現搖擺,對加稅投反對票。

大力發債 殖利率升 通膨預期跟著上揚

因為要擴大紓困案,所以市場預期美國要大力發債,引發近期美債的拋售潮,一月八日十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突破1%心理關卡,站上1.13%,在本周美國財政部計畫發行三八○億美元的十年期公債、二四○億美元的三十年期美債和創紀錄的五八○億美元三年期公債,華爾街主要投行紛紛上調十年期美債殖利率到1.3%。

隨著疫苗大規模接種振興經濟展望,通膨預期也隨著殖利率上升。十年期美債平衡通膨率突破2.1%,是二○○八年以來首次,聯準會副主席克拉里達表示,如果美債殖利率上揚是受到經濟復甦展望而引起,目前突破1%的情況不會讓他感到困擾,暗示聯準會短期內並沒有出手壓制或延緩通膨上升的動機,於是大宗商品的再通膨概念仍是多頭主軸之一。

以台股的情況,市場認同度較高的,美原油站上五十美元的台塑集團,一櫃難求的長榮、陽明、萬海,低基期的中航、新興,以及第一銅反映經濟復甦下的銅價上漲。

政策救市 經常性祭出低利率

從拜登加碼紓困案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任何一個執政者都無法坐視勞工市場惡化,如果眾多的百姓沒有收入,民怨自然就會動搖政權,這比貧富差距擴大或不均更為重要,尤其是有大災難的時候,例如一九九七年東南亞金融風暴、二○○八年金融海嘯、二○一二年歐債危機等等,而每一次政策的救市措施,低利率必然是其中之一的工具。

而低利率對房市是利多,對股市也有資金行情的作用,所以長期來說,可以不難理解,為什麼三十年前睡在忠孝東路抗議的無殼蝸牛,主張居住正義,但房價越打越高。

同樣的,為什麼台灣人均GDP達到三萬美元,可是多數人卻無感,理由很簡單,多數人並沒有認清,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勞工只能拿固定收入,而股東拿走多數利潤,因此不買股票成為股東,自然財富被重分配。在低利率時代不買房,當然隨著時間過去,通膨慢慢的侵蝕了薪資收入,無形中就變窮了。

所以很多人總認為金融財經世界的變化與他們的生活無關,其實,沒有一個人可以逃得掉,利率、房市與股市的變化,正所謂「你不理財、財不理你」。

逆勢看好 特斯拉帶頭衝

特斯拉是少數逆勢看好的高市值科技股,二○二○年特斯拉全年共生產了509,737輛,這是其首次實現年度產能超過五十萬輛;二○二○年全年交付了499,550輛,較二○一九年的三六.七五萬輛增加了36%,幾乎達成年初定下的五十萬輛交付目標。

元旦大降價的Model Y,訂單交付期已經延到第二季,一月八日的八八○美元收盤價,已經超越所有華爾街分析師的最新研報的目標價,估計又將掀起新一輪的調高投資目標價的聲音。根據德意志銀行預計,今年特斯拉交付量有望達到八十萬輛,較此前預計的七七.五萬輛調高了二.五萬輛,預計特斯拉今年的營收將達到四六○億美元,如果今年每個月都能維持元月的十萬輛水準的話,那麼特斯拉股價挑戰千美元指日可待。

蘋果造車合作夥伴未定 沾到邊的先漲一波

既然有特斯拉這個多頭帶頭衝,電動車已經成為科技業下一個成長的動力,華爾街認為電動車最終可能在未來十年內,在全球創造一萬億美元的市場機遇,自然聚焦在蘋果何時造車?

繼鴻海投資二億人民幣與拜騰合作造車,一月八日傳出蘋果正與現代汽車就電動車合作談判,甚至計畫明年推出首款電動車的測試版,難道鴻海不受蘋果青睞?根據現代汽車的說法指出,蘋果不只跟一家車商洽談,最初也找了賓士戴姆勒,現在還沒有做出最終的決策。

傳統的七大車商,面對燃油車重視引擎性能,轉變為電動車重視消費性科技服務,顯得十分焦慮,因此態度頗為積極尋求合作夥伴。但蘋果看上現代汽車主要是認為,現代汽車一直積極擁抱新科技,且對於合作態度開放。

關鍵是,要大規模生產汽車非常困難,建立合作夥伴代工關係是蘋果必然的選擇,這就像iPhone找到富士康代工一樣的模式,那麼最終蘋果是集各家之長來造車,還是只選一家車商提供最佳方案,以蘋果總是扶植第二供應鏈來互相競爭、降低成本的經營手法來推測,只能靜待蘋果最終揭開謎底。

在此之前,股市處在亂點鴛鴦譜的「沾蘋果光」即漲的階段。可關注泛鴻海集團的做扣件的乙盛-KY、鋁合金的鴻準、連接線的廣宇、鋰電池的新普、LED的榮創、面板的群創等。